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市场分析

上访女子被关废弃太平间遭殴打致残疾

2018-05-21 00:45:15

上访女子被关废弃太平间 遭殴打致残疾

昨天,中国之声播出了黑龙江伊春市带岭区妇女陈庆霞在一座废弃的太平间里被限制人身自由长达三年的相关报道。那么,陈庆霞为什么受限?陈庆霞的双腿又是怎样残疾的呢?到目前为止,官方给出了怎样的回应呢?

2007年,陈庆霞到北京上访时被带岭当地信访办接回原籍,12岁的儿子宋吉德在混乱中走失,至今下落不明,丈夫目前住在精神病院。陈庆霞现在下身瘫痪,生活不能自理,2010年结束了十八个月的劳教后被安置到了现在的住处,很难轻易离开,采访时,房门外二十四小时有人看守。据看守人员透露,这些房子以前是存放尸体和花圈的太平间。三年来,陈庆霞病痛缠身,寝食难安。

陈庆霞:不敢睡觉晚上,有时候吓得,心想睡着了忽悠一下就不行了,电视都不能闭晚上,就得打着,哗啦哗啦的。

陈庆霞告诉:2003年非典时,患有延迟性心因性反映的丈夫毁坏了拦在路口的栅栏,公安机关将其拘留后投送到劳教所,伊春市劳教所因患延迟性心因性反应和限定能力予以所外执行,并把人退回到带岭公安局,两个月后,黑龙江省第三医院为他开出了精神分裂症的诊断证明。陈庆霞说,见到丈夫时,他身上多处带伤,神智比以前更加错乱,这才开始上访告状,想为丈夫讨个说法,2007年到北京上访被接回后,先被拘留了10天,然后劳动教养了十八个月铜酸洗
,2010年被送进现在的房子,陈庆霞说,她的双腿就是在看守所里被打坏的。

陈庆霞:把我从北京押回来给押到看守所,在看守所十天,他们就把我架出来,腿就不会走路了,两条腿不会走路,在看守所里面就把我架到大门外面去了。我在北京回来时候好好的,2007年,走着进去的,他们就打我,出来的时候两条腿就不会走了,就把我架到门外,到十天的时候就把我架到门外。

辗转找到了2007年,陈庆霞离开看守所后无法行走的目击者。

目击者:我那天正好是去办事,就是去看守所门边那,正碰上一帮人在那围着,她在那就起不来,托运轿车
就在地上躺着,看守所出来的时候就起不来,那人进去的时候好好的,怎么就能坏了呢?

目击者告诉,当时有很多人看到陈庆霞躺在看守所门前的雨地里,但现在,很少有人敢站出来作证。

目击者:现在她这事整的挺严重的,一般人都不敢着边,谁占她边,公安局都老找,邻居啥的都找过,这事一般人都不敢沾边。

伊春带岭区宣传部:劳教期满陈家人拒绝接人

陈庆霞姐姐:从未收到过通知

昨天下午,伊春市带岭区宣传部长李楠对媒体回应称,2007年7月,陈庆霞因打、砸党政机关、公安、医院被治安拘留,并对其实施劳动教养一年零六个月。劳动教养期满后陈庆霞家人拒绝接人,无奈之下带岭区政府派人将陈庆霞接回,并将其安排在了区养老院。考虑到陈庆霞生活不能自理,带岭区出于人道主义,安排环卫处四名工作人员轮流照顾她的生活起居。对于劳动教养期满后陈庆霞家人拒绝接人的说法,陈庆霞的哥哥和姐姐都明确表示,劳教期满后,家人从没接到过让来接人的通知。

:当时让你们去接了没有?

陈庆霞的姐姐陈庆兰:没有,也没找我。

:从劳教所出来的时候有没有和你们家属联系过?

陈庆兰:没有联系过。

:有没有让你们家属把她接回家过?

陈庆兰:没有,他甚至连通知过我们都没有通知。

伊春带岭区宣传部:安排四天津市抵押贷款
人照顾陈庆霞起居 调查:她们正在门外嗑瓜子

带岭区宣传部长李楠还对媒体表示,考虑到陈庆霞生活不能自理,带岭区出于人道主义,安排环卫处四名工作人员轮流照顾她的生活起居。在调查中看到,正对着陈庆霞房门外的面包车里,的确有四个环卫工人,正在嗑瓜子。

:你们这车就成宿的在这停着呀?

看守:哎呀,成天成宿的。

:你们还排班儿呀?

看守:嗯,排班儿。

:一个班儿几个人呀?

看守:一个班四个,现在是公安局也带班儿。

:那我要是现在就给她推走行不?

看守:那不行,那绝对不行。

:不行能怎么的啊?

看守:那就得公安局来了。

看守:你要是接走,你也得通过官方,不通过官方我们没有权限让你们走,你们走我们就得汇报。

时至今日陈庆霞仍住在废弃太平间里 陈庆霞:死后捐献器官 社会上还是好人多

与此同时,黑龙江伊春市带岭区委书记张跃文回应媒体称:整件事情已持续10年,当地政府负有,必须认账,要照顾好陈庆霞的衣食住行,依法定责赔偿。当务之急是通过警方寻找陈庆霞的孩子,同时对陈庆霞的病情继续予以治疗。昨天晚上,陈庆霞依然住在那个废弃的太平间里,她觉得自己再也无法回到十年前的生活。

:没出事之前,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陈庆霞:我自己做买卖的,开一个小型的澡堂子,养得猪。

:养了多少头。

陈庆霞:那时候就养了一百多头猪。

:哪年啊?

陈庆霞:2003年的时候。

:还开的澡堂子。

陈庆霞:对。

化妆品OEM
:那你算是富裕的生活?

陈庆霞:家里还算挺好的。

陈庆霞说,丈夫已经精神失常,儿子杳无音讯,自己的人生已经没有意义,她希望自己死前还能为社会做点什么,她相信,社会上还是好人多。

:你怎么会想到要捐献器官呢?

陈庆霞:我早就想到了,我想在我死之前,能捐献点有用的东西,眼角膜,心脏啥的,为社会做点贡献,因为我不能再做别的什么贡献了,我已经坐到轮椅上了。我想捐给需要的人,还有好人。

陈庆霞双腿致残的真相究竟是什么?当地警方会给出怎样的解释?人身自由受限究竟是人文关怀还是要必须认账?除照顾好陈庆霞的衣食住行外,是否还要追究相关人员的

上访女子被关废弃太平间遭殴打致残疾

?区委书记的承诺能兑现吗?陈庆霞能回家吗?她还要继续为丈夫讨公道吗?她的孩子能找到吗?有关事件进展,中国之声将持续关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